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the ‘乱七八糟’ Category

原文是我昨天有感而发,写了邮件和我女友讨论的。现在看来,可能对部分同学也有一定的适用性,故而发表,愿与读者共勉

其实我为什么要出国呢?以前说喜欢引力波,国内做的人又少,这算是一个原因,不过真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原因,我完全可以选择一个别的方向,宇宙学,伽马暴甚至星系都是很不错的方向,留在国内,完全可以做的很好。其实之前非常naive,最大的动力是觉得出国了就牛逼了,科研经历就不一样了,就比别人高一等了,回来找教职更容易,云云。
今天看了一下我们LSC那个800人作者大名单,我这年级的四个博士生,就我没有在那个名单里面,而进那个名单的标准,就是发一篇和我们领域相关的文章,也就是说,只有我到现在还没有拿出一份像样的工作出来。
我又仔细回想了和他们交流的过往,发现他们课下玩的时间比我多,玩得更多更野。一到聊天,都会和我一样抱怨自己工作的时间太短,然而我之前就算在工作时间,也是天天上人人,上贴吧,总之就是不在干正经事。
为什么他们也玩,就比我工作做的多呢?其实可以先试着回答这个问题:为什么国外的科研教育比国内的好呢?我想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于,国外的研究生教育更注重个人对科研的把握和 培养,让研究生对科研有自己的理解和体会,然后做出有原创性的工作。正是因为没有约束,所以可以做出非常出色的工作。这样的制度的缺点就是,如同我这样没有自控能力的人,就会在没有监控的条件下放纵,以至于一无所成。自由,对于自制的人,是利剑,对于贪纵的人,是毒药。

It’s never too late to learn.我很感激我的女友,对我如此宽容,如此不离不弃,在我最惰怠的时候给我鼓励,给我帮助。现在,就当我其实是做的三年的博士项目吧,我想,凭借我现在的自制力和工作效率,就算三年时间拿一个不错的博士项目,也并非不可能,更何况我这一年还多多少少学到了不少东西的。

最近一直在想,这些年我是否走了太多弯路,但是我想,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毕竟,人生的感悟,尤其是那种自己体味而凝练的感悟,是无法通过别的方法获得的。人活于世,是为了追求自己的追求,是为了生活,为了追求自己的价值。体味,感悟,都是成长的必经的代价。

另外,对于和我之前一样,受困于缺乏自控的朋友(典型表现,无法长时间工作,拖延症,效率低下等等),这本书非常值得推荐,我现在读的是英文版,可读性很高,可能会是我读完的第一本严肃的非专业类英语书了。

其实事实是我先看到这篇博文,而后女友把原文给我找到,我刚看了开头就满脸通红,赧愧万分,书中所写分明就是我的写照。如果你没有时间阅读那本书,读这篇短文也绝对开卷有益。

开始读这本书已经月余,不过真正开始改变效率低下的行为始于半个月以前,这个神奇的转变在于使用了一个叫rescuetime的软件。对于这个软件,有些人颇有微词,说无法忍受其监控和隐私的缺乏,不过我个人认为,相对于隐私,目前我更需要高效。windows平台上的对应软件我不清楚,反正在linux下我试过不少别的软件,看来看去,免费的软件中,也就这个软件最靠谱了。意志力是很多人生中积极因素的源泉,的确,现在我的效率更高,对自己的评价也更为积极正面,每天上网时间更少,而有更多的时间用来阅读。

当然,如果你认为这里的‘意志力’和你想的不一样,不要困惑,书中的willpower是一个科学意义上的名词,所以可能会和传统意义上的别的品质重合,有些你认为不属于意志力的部分,可能恰恰就是意志力的一个侧面。总之,开卷有益,希望你的每一天都能充实,快乐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南大校庆的音乐会事件,里面有空位,外面的人很多,想挤进去,可是组织者不让,双方产生矛盾,外面的学生大声抗议,最后终于进入。兼听则明,组织者的确有问题,不过我想外面的学生并非占领了道德制高点就可以无拘无束。组织者面对情绪激动的人群,会担心他们进入音乐会后影响秩序并非没有道理,即使作为南大的学生,组织者有理由相信这些人的素质,有理由相信他们会尽量克制,而不喧哗,然而他们最后并没有选择信任,因为风险太大,而且就当时的情况来看,学生很激动,在场外都会影响场内,到了场内岂不更乱?其实这是组织者和场外学生的一场博弈,可惜的是这场博弈并没有纳什均衡,所以两者都作出了对各自有利而却不能将利益最大化的结果。如果有一个良好的沟通,双方达成有足够信服力的协议,我放你进入,你们保持安静,这会是最佳解。当然,事情也是这样收尾的,只是中间的沟通成本着实不小,惹的众议纷纷,而校长信箱沦落为校庆展板,也不禁让人心寒。

联想到当前,TG就是音乐会组织者,大部分民众都是场外学生,学生要求入场,就是寻求政治权利。有一些过激言语,比如‘贪官都该杀’,或者’民主以后杀全家‘,这些奇葩不多,但是网络上对TG的反感也确实不小,这时,‘组织者’就会思量,放学生进场以后,他们是否能‘保持安静’?也就是,他们是否秋后算帐?其实大家都知道,民间力量进入政府,如果能平息民愤,引领国家法制化,于国于民都是最好的选择。然而现在就这么僵着,两方面都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方案,但是其实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现在的问题是,既得利益集团使得这个博弈不光不存在纳什均衡,就连协商都无法通向双赢,这个局面是非常糟糕的,我能看到的唯一解是通过强势人物介入,改变博弈中收益的分配,然而首先是当前不存在这样的人物,其次谁能保证这个人会是邓小平而不是毛泽东?

以上还是基于民众意见一致的假设下,现实是民众还有左右之分,眼下俨然一个无解的死结,如何走出这个困境?

Read Full Post »

操蛋的迅雷

今天看TTC课程《二十世纪的乌托邦及其恐怖行为》时发现自己从紫荆上下载的并不完全,其中第十集缺失,以为是自己下载时出错,或者是紫荆上做种的人上传就有问题,但是一查才发现貌似是第一个上传的人就有问题,缺少第十集。

这个系列是我看的第二个TTC系列,确实很不错,我也很推荐大家看看。不过遇到缺失文件的事情总是让人很窝火,去原始地址了解到人家是收费的,好吧,还是p2p的好哇。于是再发动智慧搜索,还真的找到了迅雷的地址

因为已经很久没有下载过东西了,所以头脑一热也复制了第十集迅雷的地址,但是才发现在ubuntu下面是没办法下载迅雷的,然后很久没用BT下载的我脑子抽筋地打开了KTorrent,才发现torrent都没有下个鸟去……

郁闷了一会,继续搜索,发现原来操蛋的迅雷对自己的下载地址进行了加密,你说多蛋疼,然后加密还只是base64,在windows下面还得下载什么专门的软件,或者搞个插件什么的,不过,既然是linux么,在这个网页下面找到了解决方法,

命令行输入:echo 迅雷专用地址|base64 -d 

然后去掉首尾的 AA ZZ 即可得到真实地址。

再骂一句,操蛋的迅雷

Read Full Post »

Day229

最近网上看到一个博客,说00年的时候论坛上一堆牛人,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了,牛人都去哪里了?都去写博客了。我虽然在00年时还没有触网,但是当时水天之文的时候也能感觉,从初中到高中到大学,天之文的活跃度在下降,参与者的普遍水平在下降,和牧夫一起看,唯一比较看的下去的几个版面都是几个大佬撑着。现在的百合,不也是这样么?

今天又搜索到一个天文的博客,看看人家牛人天天记录学习感悟,我在这里实在是脸红到不行。按说,自控能力差,老想玩,定不下心,这算是很久以来的毛病了,大四以后竟然愈发严重起来。现在更是,没有压力,没有动力,必须得改变了。

昨天做出改变的决定,现在验收一下,发现很无语的事实是,在家里的工作效率更高,而且更想干活……事实上上班时间从九点到六点,先看arxiv,然后看书,这就已经1点了,吃好饭上网玩游戏就三点了,和老婆聊聊天,玩玩游戏上上网,稍微看了几行code,一转眼就下班了。回家以后倒是不错,做饭是必修课,跳不过去,看了一个20世纪乌托邦的lecture,复习了一章数理方法。还有一个小时睡觉,可以再复习一章费曼,如果时间还够可以再看两集梁老的广义相对论教程。

明天一定要把这个code看完,下个code至少应该看一半。

下周组会,下下周老婆就过来了,还有两个月就博一考评了,还有三个月就IAU会议了。在那个时候,我至少得拿出一张海报。所以至少得提前一个月把所有数据都弄出来开始写海报/paper,七月底算是deadline。改程序,跑程序怎么也要两个月,我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掌握这个程序。这么一堆文件,不加紧看实在来不及了啊。中间还要写一些documents,还想要写科幻,任务量不小。努力吧。

当然,周围环境可能也是一个原因,这里准时上下班,我都不好意思晚上待在实验室(其实关键是晚饭没得解决)。不过人家在办公室的时候可是好好码code的。唉,至少,今天把人人注销了,以后看code,写code索性还是用终端吧,直接排除Xwindows的干扰。

我有我的梦想,得时刻提醒自己啊

Read Full Post »

星际电报

发射中心一片欢腾,LISA发射成功。

“以上就是LISA引力波发射器发射的直播过程,感谢收看。”滴的一声,电视被人关掉了。

“你说我们什么时候能收到回信?”胡杨靠着椅背,转向黄无邪。

“不好说呢,电磁波段的观测现在还不能确定那个信号的源头,也许离我们很远,也许就在我们附近,说不定只要10年我们就能收到回信,谁知道呢。”

“我说,要不是LISA拖了这么久才发,也许我们早就已经和他们聊了几回了。”

“要不是LISA拖了这么久,你就永远别想诺贝尔奖了。”

这话倒是没错,他们作为第一个引力波信号的发现者,更是第一个地外文明的发现者,同时也将第一个与地外文明接触,如果不是LISA探测器一拖再拖,他们这辈子也别想见瑞典国王了。

胡杨站了起来,好好工作前,他需要一杯咖啡。“还记得当时咱们收到信号的时候么?”

“当然记得”黄无邪头都没有抬,“那么强的信号,可把我吓坏了,还以为仪器出了什么问题呢。”

“嗯,还好你发现那是斐波那契数列,才搞明白是有人像我们打招呼呢。”

“后面的信号是量子场论吧?”

“不,先是黎曼猜想,然后才是量子场论,接下来是引力波发射器的原理。”

“嗯,我想起来了。一旦搞明白怎么把引力子封闭在四维时空里面以后,当初喊着没钱的NASA抢破头地要合作造LISA,他们倒好意思用那被他们否决的探测器来命名这个发射器。”

“谁能预料到这些呢?NGO的风险都不小,更何况LISA,经费本来就紧张,又要和JWST竞争,当初能把NGO发射上去已经谢天谢地了。”

胡杨不作声了,虽然他很不满,不过黄无邪说的都是事实,他也当然明白。

新一批NGO的信号已经传递过来了,不过人是无法从原始信号里看出门道的,必须先经过傅立叶变化之类的处理才能得出有科学意义的结果。尽管这些步骤很枯燥,辛好现成的程序会自己处理,胡杨需要做的,就是输入几个参数,敲下回车而已。

“嗯?”屏幕上刚跳出处理后的图像时,胡杨就惊讶得叫出了声,“不应该啊,按计划这次应该是黎曼猜想啊。”

黄无邪探过头来,皱起眉头,“就是说,他们改变电报的内容了?”

“可这是为什么呢?如果我们的理论成立,他们应该是花一半时间发电报,一半时间收回信,用数学和物理作为语言,一步步传递引力波通讯的技术,期望能和别的文明有沟通的啊。之前大概半年一次轮回的周期从来没有出过问题,为什么他们会突然改变呢?世界大战?还是世界末日?”

黄无邪已经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了起来,“别瞎猜了,看这个信号的样子很像是他们的自然语言,我们可以试着破译一下的。”

等待计算机处理结果的这段时间是很折磨人的。两个人盯着屏幕,都不说话。

“接受人信号可能,你好。引力波信号负责发射是我们,50年项目进行,没有已经资金支持了我们。智慧相信唯一我们他们,对不起。”

面面相觑。

“他们的语法结构看样子和我们有点不太一样。”胡杨简短地做了一下评价。

“嗯,这是我们第一次破译自然语言,不过看起来,负责发射信号的科学家在项目进行50年以后没有了资金支持,他们的社会都认为他们是唯一有智慧的星球,所以只好中断发射。”

“也就是说,LISA的钱是白花了?”

黄无邪叹了口气“看起来,就是这么回事了。”

“不,也许,我们可以像他们一样,对附近的星球发电报。”

“可是,他们不是已经尝试过了么?”

“不一样,这回我们知道了,我们并不是唯一的智慧星球。”

Read Full Post »

斯芬克斯

是什么动物,早上四条腿走路,中午两条腿走路而晚上三条腿走路?

“以上就是概况介绍。具体的技术方面,就让我们有请主持开发的胡杨博士为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这个系统吧。”

镇定,镇定。两年多的开发,先后攻克了语义分析,机器学习等难关,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这一次,一定要成功。

“我想,大家应该的记得2001年的9月11日吧。”胡杨环视了一下底下的记者们,顿了顿,继续,“是的,虽然我不是美国人,但是我对这场灾难感同身受。我想,把恐怖袭击形容为现代社会和平稳定的一颗定时炸弹并不为过。如果,我们可以有一个机制,能提前察觉出恐怖分子的意图,并且提前采取措施,那么相关部门”说到这,胡杨看了看旁边的FBI发言人,“比如我们可能的合作伙伴,FBI,就可以提前采取行动,降低恐怖袭击给我们的威胁。我们开发斯芬克斯的初衷,正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简单地说来,这个系统可以通过机器分辨音频信号,也就是说让机器听懂人话,就像,就像Siri一样。”嗯,还是举个通俗的例子比较好,贝叶斯推断什么的,还是别在这种场合说的好。“如果机器判断出某个人的对话有恐怖倾向,就可以提前介入。类似的,我们还可以分辨文本信息,比如说,短信,邮件,微博,等等,同样通过机器判断,以避免恐怖行为。我们的分析显示,现代恐怖袭击,如果想达到一定规模,必须要多人合作,并且期间进行密切的交流。炸弹的制造,零件采购,计划设计,不可能一蹴而就,必定涉及到恐怖分子内部的沟通,所以斯芬克斯系统一旦使用,就相当于给国土安全上了一道安全门。”

胡杨还没有说完,下面已经有记者急不可待地举手了,“那么,胡博士,如果FBI采用这个系统,是否就意味着它可以监视监听普通人的生活,人们的生活讲没有隐私可言?胡博士应该知道布什当年以反恐为名进行的窃听被判定为违宪吧。”

哈,很好,就等着你们问这个问题呢。

“没错,没错,隐私问题是任何部门面对反恐任务时无法绕过的一道坎。而我们的这个斯芬克斯就是解决这个两难处境的最佳途径。我必须强调一点,这个凝聚了数百位计算机专家心血的系统的特点就在于,自始至终,信息截获,分析,判断,一整个过程都是自动完成的,并且数据都是严格加密的,所以理论上来说没有人可以干扰分析结果,大家的隐私完全没有被泄漏的危险。我拿起手机,和家人打了一个电话,除了我和我的家人,电话也听到了,但是你能说我的隐私遭到泄漏了么?斯芬克斯只不过是一个机器,就像一部电话一样,所以我想大家完全不必担心。”

漂亮的回答,看来FBI的采购是没有问题了,前期的投资终于要等到回报了!看看这帮记者的神情,看来应该都是被说服了。

“但是这个系统的存在是会向公众公开的,如果恐怖分子知道他们的对话会被机器分析,还会使用‘炸弹’,‘五角大楼’这样的词语么,如果我要和人一起去炸自由女神像,我就不会问‘炸弹准备好了吗,今晚去炸自由女神像’,一定会使用暗号,比如说,‘兄弟,避孕套准备好了没?今晚干翻那个婊子。’”台下一片大笑。

很好,轻松的气氛,幽默的问题,又正是撞到我枪口上,看来真是天助我也。

“这位先生,我们当然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我想你一定注意到了,我们的这个系统取名叫斯芬克斯,就是寓意它可以分辨人类语言的潜在含义。这个系统可以自己学习,通过不断的聆听,它可以掌握各类知识,并且可以实现语义的联想,就像人类一样。事实上,如果给这个系统装上一个发生器,您刚刚的那个笑话一定会让它捧腹大笑的。我们现在已经给它浏览了大量的网页信息,并且输入了常用的俚语,它的进步很快,比正常人要快多了。一个人要进入一个圈子,就必须理解那个圈子的特定文化,比如如果你到中国的论坛上看帖子,如果不知道沙发,酱油,灌水是什么意思,那么你就像是在面对一个斯芬克斯之谜,会完全无法理解里面的信息。而当你有了一定经验以后,你就会毫无困难地分辨出里面的潜在意义,这之间,所需要的是联想的能力。以往,人们认为联想只是人类的特权,现在,我们的斯芬克斯也可以办到,并且可以做的更快。它可以同时处理数万条数据流,今后也许还可以更快,也就是说,只要一百个斯芬克斯,整个美国的信息安全就可以得到保障!”

看这帮人交头接耳的样子,估计应该都能接受这个系统了。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斯芬克斯可以完全听懂日常的对话,会理解幽默和双关语?”

“没错,它可以完全理解人的喜怒哀乐。在我们的开发团队看来,它就像一个我们共同的孩子,我们平时更喜欢用‘他’来称呼斯芬克斯。事实上,我们确实曾经给斯芬克斯装上过回应系统,并和斯芬克斯交流,他笑起来非常爽朗,所以我们都认为他应该是个男性。当然,如果我们研究继续下去,只要解决斯芬克斯的反馈系统,我们有信心他可以通过图灵测试。”

“可这说来,斯芬克斯就更像是一个有思想的人,而非仅仅是一个冰冷的机器了,不是么?”

“可以这么说,我们团队的每一个成员都非常喜欢斯芬克斯,把他……”

“那么在话筒后面监听,在电脑屏幕后面监视我们的,岂不是一个灵魂!这难道还不是对隐私的侵犯么!”

“这,我觉得不应该这么理解……”

“胡博士,想想吧,你和你的女友在电话里互诉衷肠,中间有一个人屏息静听,津津有味,你难道不会觉得冒犯么?”

“不,斯芬克斯只是一个程序,完全是由一行行代码编写出来的……”

“胡博士,我问一个技术性的问题,既然你说它是一个程序,那么恐怖主义这个主题也是人为设定的吧”会场渐渐安静,见胡杨有气无力地点了一下头,这个记者继续,“那么是不是有可能,民主党为了获得竞选的成功,将主题更换成共和党的竞选策略,并在斯芬克斯上加装一个后门程序秘密接收,从而上演一出现代版的水门事件?”

“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保证数据和源代码的安全……”

“胡博士……”

人群喧嚣了起来,胡杨呆若木鸡,什么都听不见了,完了,这么多日日夜夜的辛苦,付诸东流了,一切都结束了。

……

胡杨都记不得他是如何走出这场失败的记者招待会的了,大脑一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所以当肩上被人拍了一下的时候,他着实吓了一跳。

“老胡,刚刚叫了你这么多下,你怎么都没反应啊”

“啊,老彭,你,怎么来这里的,我不是记得你在北京当老师的么。”

“是啊,你记性还不差,我现在在北京邮电大学教教书,这回是到美国出差,特地来看看这个老同学的。刚才的记者招待会我从头到尾都听下来了,你小子在这儿混的不错啊。”

“嗨,别寻开心了,你刚才不也听到了吧,这些记者的反应有多么强烈,不过就是一个机器在后台分析一些数据而已,就好像要他们命似得。前期的这么多投入算是打水漂了,回去我真是不好交代啊。”

“我觉得你这个研究很有潜力啊,比如说,我在网上说一句打酱油,他能分辨出我是真的要打酱油去,还是只是酱油党围观是吧。”

“这算什么,他都能听懂图森破和草泥马呢,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唉……”

“我看啊,老美就是这样,我看这样下去,在这也施展不了你的才华,怎么样,跟我回国吧,就凭你的这个斯芬克斯系统,去哪个高校不得给你一个教授职位啊。咱们是老同学,老朋友了,我在我们学校可是帮你做了不少宣传,我们校长听了你的事,可是很感兴趣呢,怎么样,来我们学校吧,待遇差不了。”

“可是,斯芬克斯开发了没人买,我该怎么对研发团队交差啊……”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刚和校长打过电话,如果斯芬克斯系统真的像你描述的那样的话,我们可以买下来。我们校长最近又接了一个项目,你的这个系统正好符合我们的要求。梁园虽好,终非久居之所,回国吧”

“月是故乡明,唉,也是,还是回去吧。对了,你们校长是哪一位?”

“我们方校长你都不知道?得,你赶紧收拾行李去吧,回头我和你仔仔细细说说”

Read Full Post »

立此为据

还是觉得自己在工作时间工作强度不够,虽然这个星期很有所改观,不过依然晚上睡不着,白天起不来,工作时间用来上网,看paper看一会就走神。明天开始要更进一步,工作时间能少接触电脑就少接触电脑。立此为据

另外,回来的路上构思一篇科幻文,计划还是从专业着手,会包含暗物质暗能量等热点问题,也许会包括赛弗特星系等等。框架还算合理,但是想到写作会比较浪费时间,另外,就我的知识背景而言,现阶段看来能写的内容只有这么一个很狭窄的方向,如果写长篇,万一驾驭不好写残了就完了。如果写中短篇就只能写这么一篇,又心有不甘,索性先放着,等觉得时机成熟了再动笔。

大概的框架会在下一篇私人日志中罗列,目的是防止被人说是代笔。当然,在学位打架等问题上我是很支持方舟子的,直到今年年初还是如此,不过如果矛头指向了我的话,问题就两样了,还是得给自己留一手,我又不是韩寒,从小写作就不好,更何况计划用电脑写作,就更难自证了,所以还是先立此为据方为上策。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