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评论

Archive for 2012年3月

NO PANIC, IT’S JUST A SCIENCE FICTION

Excitement is spreading through the people on the slope.

“And this is live from Kennedy Space Center, we’ve just witnessed the successful launch of LISA gravitational wave generator, thank you for watching!”

“Bi-“The television is turned off.

“When do you think will we got the reply?” Leon leans himself on the chair, turns to Sarah.

“Well, hard to say, the electromagnetic observation hasn’t yet identify that planet system, it may be very far from us, or maybe very close to us. We might get the reply just after 10 years, who knows.”

“You know what, if it’s not them delaying LISA for so long, we might have already got the reply now.” Obviously Leon is a little annoyed.

“Well, if it’s not them delaying LISA for so long, you will never think about the Nobel.”

It’s the truth, they are the first to detect gravitational wave signal, the first to detect the extraterrestrial intelligence, and perhaps the first to contact with ET. Well, if it’s not the delay, they may never have the chance to see the king of Sweden.

Leon stands up, NGO’s signal is coming, and he need a good cup of coffee before work. “Remember the first time we got the signal?”

“I’ll never forgot that.” Sarah replied without even turning her hand. “The signal is so strong, I was actually threatened that there is something terribly wrong with the detector.”

“Yeah, we are so luck to have you. Only you can find that it’s actually Fibonacci series.”

“And then the string theory?”

“No, it’s Fourier transform, Riemann hypothesis, then the string theory, their planet system, biology, geography, history and finally the principle to build gravitational wave generator.”

“Yeah, I remember that. As soon as we know how to confine the graviton in 4 dimensional space-time, it’s a piece of cake.”

“It’s NASA who said it’s running short of funding and give up the initial LISA, and now it’s still NASA that rush into participating in the project. How can they still call it LISA?”

“Who can foresee all these?” Sarah replies calmly, “Space based detector is so risky. The funding was really tight, not to say we had to compete with JWST. We should be grateful that we finally made the NGO flying.”

Leon stops talking. He knows she’s right, although he’s not happy with that.

The new batch of NGO’s data has already coming. One can tell nothing from the original data. No scientific information can be got until process like Fourier Transform have been applied. That was tedious, fortunately, he has the computer to help. All he needs to do is just type in some parameters, and hit the Enter.

“What?!” Leon shouts out as the first glance of this odd figure. “It couldn’t be! It should be Riemann’s hypothesis.”

Sarah comes to his back, frowns. “Well, it seems that they’ve changed the schedule.”

“But, I mean, why? They’ve been sending the same telegram for years, there must be a reason to change. World war? Doomsday?”

“If you have the time to guess, you should have the time to decode.” Sarah has already sit back, flying her finger over the keyboard. “This signal is not like any signal before, so I guess it’s in natural language, not in maths language as we saw before. It’ll be difficult, but still possible, after all, we’ve learned so much about their world, the decipher code should be able to translate.”

Silence. Staring at the screen, waiting for the result, no one talks.

“This message possible receiver, hello. The Gravitational Wave signal is us sending, The project run 50 years, has already no fund. They believe we are only intelligence planet, OK to stop sending signal. Sorry.”

Looking at each other.

“Well, we at least now their grammar structure is different from ours.” Leon gives a simple comment.

“Let’s face the truth, to my understanding, they’ve been sending the message for a long time, and I guess no reply is received, and they are running out of fund, so they stop the telegram.”

“That is to say, LISA is totally a waste of money?”

Sarah sighed, “It looks like the situation.”

“Wait, maybe we can go on sending the similar signal. Maybe there are extraterrestrial intelligence is developing, and we just need to wait for a long enough time.”

“But, isn’t that what they’ve done? They’ve already tried, and no reply at all.”

“You are right, but this time, we know there are life outside. We can wait for a really long time. We are not alone.”

Advertisements

Read Full Post »

星际电报

发射中心一片欢腾,LISA发射成功。

“以上就是LISA引力波发射器发射的直播过程,感谢收看。”滴的一声,电视被人关掉了。

“你说我们什么时候能收到回信?”胡杨靠着椅背,转向黄无邪。

“不好说呢,电磁波段的观测现在还不能确定那个信号的源头,也许离我们很远,也许就在我们附近,说不定只要10年我们就能收到回信,谁知道呢。”

“我说,要不是LISA拖了这么久才发,也许我们早就已经和他们聊了几回了。”

“要不是LISA拖了这么久,你就永远别想诺贝尔奖了。”

这话倒是没错,他们作为第一个引力波信号的发现者,更是第一个地外文明的发现者,同时也将第一个与地外文明接触,如果不是LISA探测器一拖再拖,他们这辈子也别想见瑞典国王了。

胡杨站了起来,好好工作前,他需要一杯咖啡。“还记得当时咱们收到信号的时候么?”

“当然记得”黄无邪头都没有抬,“那么强的信号,可把我吓坏了,还以为仪器出了什么问题呢。”

“嗯,还好你发现那是斐波那契数列,才搞明白是有人像我们打招呼呢。”

“后面的信号是量子场论吧?”

“不,先是黎曼猜想,然后才是量子场论,接下来是引力波发射器的原理。”

“嗯,我想起来了。一旦搞明白怎么把引力子封闭在四维时空里面以后,当初喊着没钱的NASA抢破头地要合作造LISA,他们倒好意思用那被他们否决的探测器来命名这个发射器。”

“谁能预料到这些呢?NGO的风险都不小,更何况LISA,经费本来就紧张,又要和JWST竞争,当初能把NGO发射上去已经谢天谢地了。”

胡杨不作声了,虽然他很不满,不过黄无邪说的都是事实,他也当然明白。

新一批NGO的信号已经传递过来了,不过人是无法从原始信号里看出门道的,必须先经过傅立叶变化之类的处理才能得出有科学意义的结果。尽管这些步骤很枯燥,辛好现成的程序会自己处理,胡杨需要做的,就是输入几个参数,敲下回车而已。

“嗯?”屏幕上刚跳出处理后的图像时,胡杨就惊讶得叫出了声,“不应该啊,按计划这次应该是黎曼猜想啊。”

黄无邪探过头来,皱起眉头,“就是说,他们改变电报的内容了?”

“可这是为什么呢?如果我们的理论成立,他们应该是花一半时间发电报,一半时间收回信,用数学和物理作为语言,一步步传递引力波通讯的技术,期望能和别的文明有沟通的啊。之前大概半年一次轮回的周期从来没有出过问题,为什么他们会突然改变呢?世界大战?还是世界末日?”

黄无邪已经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了起来,“别瞎猜了,看这个信号的样子很像是他们的自然语言,我们可以试着破译一下的。”

等待计算机处理结果的这段时间是很折磨人的。两个人盯着屏幕,都不说话。

“接受人信号可能,你好。引力波信号负责发射是我们,50年项目进行,没有已经资金支持了我们。智慧相信唯一我们他们,对不起。”

面面相觑。

“他们的语法结构看样子和我们有点不太一样。”胡杨简短地做了一下评价。

“嗯,这是我们第一次破译自然语言,不过看起来,负责发射信号的科学家在项目进行50年以后没有了资金支持,他们的社会都认为他们是唯一有智慧的星球,所以只好中断发射。”

“也就是说,LISA的钱是白花了?”

黄无邪叹了口气“看起来,就是这么回事了。”

“不,也许,我们可以像他们一样,对附近的星球发电报。”

“可是,他们不是已经尝试过了么?”

“不一样,这回我们知道了,我们并不是唯一的智慧星球。”

Read Full Post »

“好的死对头是最好。”山姆在我背后说道。

我还没回头就猜到了这个声音的主人,笑着问。“啥?”

他走近,咧着嘴笑道,“看看,都晚上十一点了,你却还在工作。你得明白自己的极限,要知道,数据在你累的时候可不会变得更好。”

我扔下手中的铅笔,“没错,好就已经足够了。来杯啤酒么?”

在甚大天线阵(译注Very Large Array,通常译作甚大天线阵,是美国的一个著名的射电望远镜阵列,曾出现在多部科幻电影中),这就意味着得驱车前往索科鲁,我们的办公室就在那里,但我也喜欢和这些射电望远镜呆在一起的感觉。回去的时候,我摇下车窗,一股春蒿的刺鼻香味扑面而来,思绪却不禁飘荡去。慢性子山姆到底有没有决定用他那奇特的方式邀请我约会呢?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半年了啊。

这时他开口了“我只是路过,想看看上周我发过来的那个难题现在怎么样了。”

他上周给我发了一分满是噪音的文件。我用我自己编的程序处理了一下,结果让我很感兴趣,于是浪费了一天时间用来提取信号的模式,“你对我实在是太了解了,我仔仔细细地研究了一下,高兴吧。”我冲他笑了笑,他却。“并不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解。”

“你应该感到吃惊才对”。山姆说着,望着车窗外的漫漫戈壁。

“是你们这些家伙震惊了世界——第一个引力波信号!太棒了!”

“是啊,在LIGO(Laser Interferometer Gravitational-wave Observatory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引力波探测仪,共两个台址,三个仪器,均在美国)数十年的工作终于有了回报。”

山姆很谦虚,这也是为什么他们那的工程师团队老是丢给他一堆问题。他耗费了二十年时间子捕捉引力波信号上。引力波会扯动光学共振腔,只有用激光干涉才能探测到。他耸了耸肩,“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壳层畸形的旋转中子星产生的信号。比如说,对了,你手头就有那个解么?”

我翻开了我的笔记本电脑,“这是一串数,我验证了下,是黎曼zeta方程的零点。”

“呃,这是个什么方程?”

“这是一个著名的复变函数,是一个无穷级数之和的解析延拓。”

“听起来挺无聊的。”

“并非如此哦,”至少,他现在是看着我了,“在解析数论,这可是一个很重要的函数,在很多领域也有应用,像是物理啊,概率论啊,波色-爱因斯坦凝聚啊,自旋波啊……”

“哦,有用。”山姆通常都是很专注的,然而现在他正焦虑地盯着星空。

“呃,你是怎么探测到那个信号的?”谈谈他的工作——也就是他的生活——应该会好些,“你们终于把马路上的汽车,路易斯安那台址附近的伐木噪声从信号上除掉了?”

“是啊,花了好些年。最后的信号包含了很多脉冲和爆发信号,他娘的好不容易才信号提取出来。”

我冲他笑笑。山姆已经在LIGO工作了几十年了,现在,他已经能看到那个里程碑了,“既然LIGO已经足够灵敏了,应该能有不少信号吧,能探测到别的星系的超新星或者震荡的宇宙弦吧……”

“我想把这个信号搞明白。我认为这是一个壳层振动。”

“嗯?”我的思绪已经飘到了啤酒上了。

“就是你处理的那个,那就是我们的信号。”

我眨了眨眼。“不可能,没有一个自然的系统……”

“没错。”山姆冲我皱起了眉头。

“啊!一个携带信息的可调引力波?这不……”

“……可能,我知道,除非你能把中子星挂起来,让它们照着谱子唱歌。”

也许,也许这比让山姆邀我约会更重要。“那么……,你应该知道了,这并不仅仅是一列数。在20个黎曼零点以后,那些信号看起来像是黎曼猜想的证明。”

他皱起了眉头,“是又如何?”

“黎曼猜想是数学领域悬而未决的最重要的难题之一,它断言所有非平凡零点的实部都正好为1/2。”

他摇着头,“也就是说,这是抓人眼球的外星文明发来的第一个信号?”

“你瞧,肯定不是了。要是换作圆周率或者自然常数,素数,精细结构常数来开头的话,那就说得通了。”

“听起来像是我们的偏好。”

“所以,我一定在哪里犯了错。”

“不,你是对的,”山姆看着我,笑容很温暖,“你是唯一一个我敢跑来让你帮忙做分析的人——其他人都会笑话我的。你很棒,真的很棒。”

我斜靠过去,轻吻了他。“提前恭喜你的诺贝尔奖。”

他回吻过来,眼睛闪亮着,笑着,但他看起来并不快乐。他抓着方向盘,驶向星光下的黑暗中。在沙漠的高处,你能看到车前灯上方的星星。我太了解他了,我知道他一定在想着,那些呢喃,穿越了星系,却选择使用引力,而非更自然的射电波或者激光,“这样一个文明,用黎曼零点作为名片——还能把恒星抛来甩去……”

我知道了,“没错,你得明白自己的极限。也许这已经不错了,很不错了,并且,我们怎么也回答不出来。”

原文:

“The best is the enemy of the good,” Sam said over my shoulder.

I whirled around, knowing the voice, smiling. “What —?”

He sauntered in, grinning in his lopsided way. “At 11 p.m. you’re still working. Know your limits. The data can’t get better when you’re tired, y’know.”

I threw down my pencil. “Right. Pursue the good. Let’s get a beer.”

At the Very Large Array, this meant a long drive back to Socorro. Our offices were there, but I liked spending time out among the big radio dishes, too. On the way back I rolled down the window to smell the tangy spring sagebrush and wondered whether Sam the Slow had finally decided to make a date with me, in his odd way. I’d been waiting half a year.

Then he said: “I was just passing by, thought I’d follow up on that puzzle I sent last week.”

He had sent through a noise-dominated file. I had run one of my custom programs, got interested, and wasted a day pulling out a pattern. “You know me too well. I cracked it, yeah.” I gave him a smile he didn’t notice. “Not a very interesting solution.”

“You’d be surprised,” Sam said, watching the desert slide by.

“It’s you guys who surprised the world — the first gravity waves, wow.”

“Yeah, decades of work on LIGO paid off.”

Sam was also modest, a trait that gave him gal problems in the fanatic tech crowd more than once. Getting a gravitational wave to tweak a cavity, and detect that with interfering waves, had burned 20 years of his life. He shrugged. “We thought it was a signal from a rotating neutron star with a deformed crust. Say, you have that solution handy?”

I flipped open my laptop. “It’s a string of numbers, turns out to be the zeroes of the Riemann zeta function.”

“Uh huh. Which is —?”

“A famous function of complex argument. It analytically continues the sum of an infinite series.”

“Sounds boring.”

“Not so.” At least he was looking at me now. “It’s a big deal in analytic number theory, plenty of applications in physics, probability theory, Bose–Einstein condensates, spin waves —”

“Useful, good.” Sam was usually sharp, focused, but now he gazed pensively at the stars.

“So how’d you get the detection?” It would help if I got him started about his work — that is, his life. “You guys got rid of the noise from that road traffic and logging at the Louisiana site?”

“Yeah, took years. The signal we finally got had plenty of chirps and bursts in it, a bitch to clean up.”

I grinned. Sam had worked for decades on LIGO, and now the milestone was here. “Now that you’ve got LIGO sensitive enough, there’ll be plenty of signals. Supernovae in other galaxies, maybe rattling cosmic strings —”

“I want to understand this one. It’s not a neutron star crust vibration, I think.”

“Huh?” I was already tasting the beer in my mind.

“That decoding you did? That was our signal.”

I blinked. “Can’t be. No natural system —”

“Exactly.” Sam hooked an eyebrow at me.

“What? A tunable gravitational wave with a signal? That’s im—”

“—possible, I know. Unless you can sling around neutron stars and make them sing in code.”

Maybe, just maybe, this could be more important than at last getting Sam to date me. “Then … you should know that it’s not just a list of numbers. After 20 of the Riemann zeros, there’s something like a proof of the Riemann hypothesis.”

He frowned. “Uh, so?”

“It’s one of the greatest unsolved problems in mathematics. It says that any non-trivial zero has its real part exactly equal to 1/2.”

He shook his head. “And that’s the attention-catching opener to a SETI signal?”

“So you see, it can’t be. Opening up with π or e, prime numbers, the fine structure constant — that makes sense.”

“Sense to the likes of us.”

“So I must’ve made some mistake.”

“No you didn’t.” Sam looked at me with a warm smile. “You’re the only one I could run to with this analysis — the rest of ’em would laugh. You’re good, really good.”

I leaned over and kissed him. “Congratulations on the Nobel.”

He kissed back, his eyes flickered, he grinned — but he didn’t look happy. He grasped the steering wheel and peered ahead into the starlit darkness. In the high desert you can see stars above the headlights. I knew him enough to see that he was thinking about something that could whisper across the galaxies with gravitation, not using obvious means like radio or lasers. “Any mind that thinks the Riemann numbers are a calling card — and can throw around stars …”

I got it. “Yeah. Know your limits. Maybe it’s good, really good, that we can’t possibly answer them.”

Read Full Post »

巴别塔 op3

“那时,天下人的口音、言语都是一样。他们往东边迁移的时候,在示拿地遇见一片平原,就住在那里。他们彼此商量说:来罢!我们要作砖,把砖烧透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他们说:来罢!我们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要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分散在全地上。耶和华降临,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耶和华说:看哪,他们成为一样的人民,都是一样的言语,如今既作起这事来,以后他们所要作的事就没有不成就的了。我们下去,在那里变乱他们的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于是耶和华使他们从那里分散在全地上;他们就停工,不造那城了。因为耶和华在那里变乱天下人的言语,使众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别。”——《圣经·创世纪第11章》

巴别塔

胡杨对着镜子仔细地又打了一遍领带,总算满意了。对于自己这样的技术人员,穿着正装是很别扭的一件事情,不过,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值得自己煞费心思地打扮一番。作为苹果公司的研发团队核心成员,在巴别塔投入使用的第一天,获得登上顶楼出席落成典礼,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份莫大的荣耀。话说回来,苹果能有今天的辉煌,也确实离不开我们这帮码农的辛勤劳动。嗯,正装一穿,即使带着那明显过时的第一代iSpeak,却也不觉得土气,倒还真是挺像那么回事。不知道今天都会有哪些人到场呢?

世界第一高楼,苹果公司新的办公中心,巴别塔,渐渐从地平线处的一根火柴棍长成了眼前的庞然大物,朝阳中,通体银白色的建筑隐隐发出光芒,一如冲天的利剑刺入云霄。那是种经常在科幻电影中出现的冰冷而简洁的金属质感,一如苹果的产品,极简,带着一股后现代科技特有的简洁,干净。只不过胡杨不喜欢这种风格,因为他总觉得这个楼造得冷冰冰的,一眼看过去,有一种拒人千里的感觉,强迫你从一个渺小的角度去仰望它。一体式的结构,与其说是简洁,倒不如说更像是故意把内心隐藏起来。

紧随自己后面走下专车的克雷格到不知怎么现在还没跟上来,胡杨有些不放心,一回头才发现克雷格依然还站在车窗前,反复对着汽车玻璃整理仪容。“嘿,瞧你那副正儿八经的样子,你们英国人就是这样,什么事情都正经地过了头,什么绅士派头,要我说,不过是磨磨蹭蹭的委婉说法罢了。我说,今天咱们只是个配角,你有必要弄得这么隆重么”。克雷格听到别人在招呼自己,这才直起身“嗨,你就别五十步笑百步了,你倒说,是谁刚刚把iSpeak拿下来擦了又擦,别以为我没注意到,你博士论文答辩的时候手都没有这么抖过呢,到底该谁笑话谁啊。”

这对已近不惑之年的挚友,曾经在毕业后各奔东西,数十年后却出人意料地成为同事。分别的日子,并没有给两人带来太多隔阂,除了克雷格不太愿意提起往事以外,两人的这种调侃自然地尤胜少年时——也许是托iSpeak的吧。他们同窗时,胡杨还必须使用并不流利的英语,而克雷格的中文更是蹩脚地让人不忍卒听。现在,一切对话都那么自然,胡杨的吴侬软语,应和着克雷格那带着浓郁苏格兰口音的英语,若是有一个没有佩戴iSpeak的人听来,一定会有着一份奇特的和谐感。

胡杨对克雷格的话不置可否,只是轻轻说了声,“别让人家等急了,这会我们已经迟到了。”

“急什么,也不知道那个职场菜鸟做的策划,让我们提前这么久过来。行啦,等我最后再检查一下。”克雷格头也不回,用手梳理着已经不多的头发。

“一个小时后落成典礼就开始了,媒体会在半小时后进入顶层,参加典礼的嘉宾就差您二位了,请两位尽快上楼。”门僮虽然在催促,却保持着恭敬的态度。即使他们互不相识,他也应该能猜到今天有资格现场参加顶楼的落成典礼的,都是苹果公司里有头有脸的人物。特别是这两个,在这个内置式iSpeak流行的年代,竟然还带着明显过时的第一代外置式iSpeak,厚厚的眼镜,在镜架上连着笨重的耳机和麦克风,一眼便知是研发部的核心人员。

“马上马上,我们马上就来。”胡杨应承着,一边等克雷格最后一次检查自己的形象,一边仰望着这座摩天高楼,“老克,要我说,这巴别塔的名字也够晦气的,圣经里面最后是被上帝给整成了烂尾楼,我看还不如叫冰峰呢。”“你说Ice Peak么,哈,这个老掉牙的笑话,放到这儿,也倒挺应景的。好啦我准备好了,走吧,”

乔布斯

巴别塔,顶楼。

随着“叮”地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显露出空阔的大厅。室内装修同外部一样是那种简洁冷峻的风格。四围的落地玻璃让大厅显得异常明亮,明晃晃的,幸好iSpeak马上自动调节了透明度,也不至于太过刺眼。走出电梯,长长的地毯尽头通向玻璃窗,窗前是一张办公桌。有一个身影坐在办公桌上,翘起二郎腿,奇怪的是他并非是现任的光头总裁,从身形上看也不像任何一个现任高层,不,他不记得公司高层有这么一号白头发的家伙。

整个顶楼的气氛很奇诡,并非像是一个喜庆的庆功宴前夕,还没等胡杨想明白,“这位先生,对不起,请把手举止与肩平齐,我们要搜查一下您是否携带武器。”

是啦,这个顶层,最奇诡的地方就是每个嘉宾身后都有一个保安模样的人物,清一色的黑西装,墨镜,平头,给人一种巨大的压迫感。

“小胡和小克啊,这下人算是来齐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办公桌上的白发男子跳下桌子,绕过办公桌,走到窗前。黑衣保安搜身结束后,把两人引到大厅的一角。他们这才有机会好好打量一下四周,看看与会的众人……竟然,全都是研发部的同事。胡杨悄悄把iSpeak调节到望远镜模式,望向白发男子,他总觉得那个背影很熟悉,却一下子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这里确实太亮了点。”白发男子说着,一边对着落地窗做了一个拉百叶窗的手势,房间慢慢暗了下来。男子绕过办公桌,一步步走向胡杨,胡杨的惊诧也越发加剧,“乔,乔,乔布斯?!”那男子的模样,分明就是已经去世多年的苹果公司创建人,前总裁,史蒂夫·乔布斯。

“小胡,我们都老了啊。”乔布斯拍着胡杨的肩膀,并不在意胡杨的惊讶,自顾自地说,“你刚来研发部门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半大小子呢,那个时候,Babel还不叫Babel,叫Siri,我也是那一年‘死’的。说来,这里所有人里面,就只有你和我见过面了,岁月不饶人啊。”

“你,你没有死?那,你为什么要导演这么一出闹剧?这么些年你都躲在哪里?”

乔布斯却依旧像是没有听到一般,转过身去,快步走到大厅的中央,环顾了一下众人,中气十足地说到,“诸位,你们都是我们苹果公司的功臣,iSpeak能有今天,苹果能有今天,都离不开你们。作为对你们的奖励,我现在给你们一个机会,一个成为圣人的机会。当然,如果你们愿意,也可以成为撒旦,一切都在你们的一念之间。我想,大家都是聪明人,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研发部的众人你看我我看你,没明白乔布斯这葫芦里面卖什么药。每个人身后都有一个保安,谁都不敢乱说话。

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克雷格偷偷向胡杨瞟了一眼,只见胡杨瞪大了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乔布斯。

“长话短说,由于你们是研发人员,需要对iSpeak里面的Babel系统进行调试,所以你们直到今天使用的依然是第一代的外置式iSpeak。不过你们的工作已经结束了,babel系统已经不需要大的修改了,所以你们现在也可以装上最新的内置式的iSpeak芯片。”

“先生,您如此劳师动众,只怕事情没这么简单吧。虽然我也知道iSpeak芯片的好处,但是我看您最好把事情讲明白,否则,就真的有点不明不白了。”

乔布斯寻声望去,是胡杨。一瞬间,脸上像是闪过了狡秸,愤怒,嘲笑的神色,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很好,很好,看来还是把话说说清楚的好。”乔布斯慢慢踱回了办公桌,低头望着窗外,默默不语。

过了许久他才缓过神,低声说道,“现在离记者进入还早着,那么就请诸位听我这个老头讲一个故事吧。”

世界和平

“我的前半生是为了自己而活,后半生,则是为了这个世界。”乔布斯又转过身面朝众人,不急不缓地叙述了起来。

“我相信你们一定对我的生平有过足够的了解,没错,我的前半生过的顺风顺水,直到我在85年离开苹果,从事业的顶点滑落到谷底。我开始重新审视这个世界,才意识到,这个世界的主流是罪恶,贫富不均,仇恨。这个世界太丑陋,有太多的不幸在上演。以前的我,睁眼闭眼,想到的都是自己的公司,利益。那以后,我才发现,以前的生活太狭隘了。我想要改变这个世界,让世界变得美好。我知道只是通过金钱和物质是无法实现我的目标的,于是我选择了用拍动画片的方式来弥补这个世界的创伤。我想用美丽来给世界带来光明和希望,我那时天真的以为,美好可以在人类的心中产生共鸣,消除人的仇恨和罪恶。我的电影是成功的,但离我所设想的还太远。这个世界,依旧丑陋。”

胡杨依旧紧紧盯着乔布斯,他似乎看到此刻老人的眼角有泪花在闪烁。

“唉,”乔布斯从沉思中恢复过来,轻轻叹了口气,“我苦苦的寻找答案,终于,我发现了,这个世界的不幸,最大的来源在于交流的不畅,在于不同信仰的冲突。从十字军东征,到9·11恐怖袭击;从中世纪的宗教迫害,到20世纪的美苏冷战,说到底,是不同价值体系的碰撞的结果,信仰的冲突,是对世界和平最大的威胁。也许你会说,这些冲突说穿了不过是高层间赤裸裸的利益纠纷,我同意,但我想你也会同意,这些纠纷对于底层民众而言,是切切实实的价值观的冲突。即使是再理性的人,只要他的信仰足够强烈,那么所有异教徒的言论都不会被自己容忍。当然,共产主义和飞天拉面神教这样的信仰比较特殊,不过它们同样创造了一个世界观和价值评价体系,就这一点来看,它们和宗教是等价的。于是,人们有耳朵,却不会倾听别的价值体系的话语,引发了那么多的悲剧。于是我就想,如果我可以让人类消弥这样的鸿沟,那么岂不是世界大同了?我找到了通往世界和平的方向,那就是,既然人们不愿意倾听,就让他们活在一个自己的世界。我沿着这个方向,铺设了自己的道路。我首先回到苹果,让苹果夺回市场份额,一步步推出iPod,iPhone,iPad,一直到iSpeak。没错,让大众接受我的理念,需要时间的培养,他们也慢慢接受这种黑箱式的电子器件,并接受了siri,babel,这才让世界和平的实现有了可能。”

温暖的阳光下,一个老人半倚着窗陷入了往事的回忆中,喃喃自语,细若蚊鸣,如果没有iSpeak,这么远的距离不可能听清他在说什么。

“如果你说要消除语言的障碍,iSpeak确实做到了,可是,先生,这和信仰有什么关系么?”惊诧的目光聚集到胡杨身上,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家伙竟然还敢口气这么硬地同史蒂夫叫板,确实教人吃惊。“没错,iSpeak的翻译功能只是第一步,但这绝不是全部。iSpeak的开发和销售一开打着的是翻译机器的旗号,用Siri时期积累的语音识别技术,加上成熟的语言翻译技术,同步智能语音翻译技术构成了早期babel的听说部分,配上图形识别的iSpeak视觉翻译系统,就是babel的全部。不过这些只是为了让人们接受信息辅助这样一个概念。不出所料,iSpeak获得了大众的认可,以至于几乎没什么人会再有兴趣学习外语,这就走到了我计划的第二步,iSpeak内置化。通过植入iSpeak芯片,拦截视觉、听觉神经所接收的信号,经过iSpeak芯片翻译后再传递处理后的生物电信号给大脑。这不仅仅使得人们不再需要携带笨重的外置仪器,更重要的是他可以提高人的感觉能力。比如说视力,只要视觉神经没有受损,即使是失明,也可以在外接眼镜的帮助下看见世界。近视远视更不是问题,只要知道眼睛的点扩散函数,相应地做一个反卷积过程就可以还原真实的图像,至于实现在嘈杂的环境下听清微弱的特定声音,只要用主元分析就可以了,不过这些说起来容易,要让Babel只使用微弱的生物电的条件下实现奇异值分解还真是个不小的挑战,……嗨,瞧我,说着说着就忘了,你们就是用程序实现这一切的人,我再说下去可真的有点班门弄斧了。”乔布斯抓了下自己的后脑勺,“总之,植入式iSpeak提高了人类的感知能力,从而受到了广泛的欢迎和大量的流行。基本上,你们对iSpeak的了解就到这里为止了,然而,要实现世界和平,iSpeak最关键的部分却和你们关系不大了。”

皈依

“巴别塔启用之时,就是世界和平到来之日。”老人对着玻璃画了几下,一个半透明的时钟显现在窗户上。“嗯,还好,在记者们进来之前还来得及讲完这个故事。事实上,”他又转过身来,朝众人狡秸地一笑,“我就是猜到你们想听故事,才让你们这么早过来,而把记者安排在这么晚通行的。”

“记住这个伟大的时刻吧,剪彩的那一刻,将从这栋楼的中心发出一个特殊的指令信号,经由各个中转基站,向所有iSpeak芯片发出启动橄榄枝的命令,而这个程序将最终给世界带来和平,永远的和平。尼尔,说起来你们视觉识别组可是功不可没啊。研发部长布置任务时说的是为了提高iSpeak辨别物体的能力,从而实现百科全书功能吧,你难道就不奇怪为了这么一个华而不实的功能苹果公司怎么会舍得投入这么多研发资金?其实你的研究是橄榄枝关键的一部分。我不知道你们都信仰哪些宗教,不过就让我们来想象一下这样的情形,只要你收看新闻,你就会发现,你所信仰的那个宗教正在全球突飞猛进地蔓延,所有异教徒都洗心革面,流着泪承认自己过去的无知和愚蠢。基督徒的眼里没有了佛像,只有十字架,穆斯林的眼中,所有的人都不吃猪肉了,只看到牛肉鸡肉……于是人类,整个人类将会亲如一家,再也没有价值观的冲突,就不会有国家或地区的冲突,人类将成为一体!”说到这,乔布斯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了,手舞足蹈起来。

“哦,通过内置iSpeak伪造新闻,传播经过橄榄枝修改的视觉和听觉信号,的确是蛮有意思的想法,可是,人总是要和周围的人互动的啊,交谈的时间一长,难道就不会露馅?再说,iSpeak的占有率并非百分之百,还有10%的人由于各种原因拒绝植入式iSpeak,你怎么处理这些人?”胡杨的表情依旧盯着乔布斯,只是言语间露出轻蔑,竟然不顾身后的黑衣保安,一边走向乔布斯,一边说道。

乔布斯倒并不在意胡杨的无礼,冲他背后的保安微微点头表示不用管他,“没错,要让涉及到信仰体系的对话自然地转换,的确是个非常困难的任务。仅仅将佛祖翻译成上帝,将真主保佑你翻译成哦弥陀佛,将八荣八耻替换成莫西八诫是远远不够的。不过,整个体系的翻译虽然很困难,但也不是不可能,我花了好几年来改进,已经能保证时长在五分钟内的对话不会出大的问题。只要每个真实发生的对话不超过五分钟,那么每个人都会认为整个世界联为一体,没有不同的信仰。”老人的脸上泛出一丝得色,“这个部分,可是我花了几年完成的杰作呢,为了没有打扰地完成这个程序,我才以假装死亡的形式躲避尘世的喧嚣。至于那些没有装iSpeak的人么,视觉识别会认出他们的脸,除了他们的亲人,在那百分之九十的人的眼里,iSpeak会让他们真正视而不见,至于声音的过滤则更简单了,听而不闻也不是什么难题。他们的配偶,子女,家长,挚友则会受到神的感召,死缠烂打地让那百分之十去做iSpeak植入手术。很快,所有的人类都会装上iSpeak了!”

沉默的螺旋

胡杨已经走到了乔布斯面前,他可以看到乔布斯的脸,即使化妆也掩盖不住的老人斑,他看到这个兴奋的老人脸都发红了,呼吸都有点局促。

“你是说,为了那镜花水月的世界和平,你让世人失去了获得真相的权力,永远的生活在谎言之中?你应该也看过《黑客帝国》吧,难道你就认为谎言就是这个世界所需要的么?再说了,你又有什么权力为整个人类做出这个决定?”胡杨的语速并不快,他显然是在克制着自己的愤怒。

“我是为了人类,为了世界!如果这个真实的世界那么肮脏,那么索性就让它沉睡在美梦中吧。再说,黑客帝国里的世界是完全的欺骗,我只是将丑陋的伤疤掩盖住,插上鲜花,人们的生活只要和信仰无关的,都是没有影响的。”

“你疯了!把这个世界当作你的玩偶,任你摆布,让整个世界就因为你个人的喜好而强迫改变,你以为你是谁,神么?”

“没错,我是神。”老人一字一顿地吐出这几个字,却压抑不住自己的激动。“明白了吧,Ice Peak,Babel,其实都是在暗示我们所处的这栋楼,巴别塔。没错,巴别塔的建造象征着人类语言的统一,可是别忘了,巴别塔建造的目的是为了通往天堂。这里,巴别塔的顶楼,神将在这里掌管这个世界。而你们,”斯蒂夫话锋一转,语气一下子温和起来,“我亲爱的朋友们,你们就是圣人,是第一批跟随神的门徒,是我在凡间的代言人,只要你愿意。”

“你以为人是这么好欺骗的?”胡杨毫不让步,咬着牙问道。

“要永远骗住所有人确实很难,不过,橄榄枝的另一个作用就是让人们相信神的降临。佛祖,耶稣,真主,飞天拉面怪,不管是什么神,之前的iSpeak已经在使用中分析出携带者信仰的宗教和虔诚度,很快,他们就会发现,主教,方丈,阿訇,海盗,会通过网络传递神学研究的最新结果,神的降临,而我,将在所有人的面前行神迹,神的话是不会有什么人怀疑的。”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那么虔诚的信仰者,记住,我会第一个起来揭示真相。”

“没错,没错”乔布斯嘿嘿地冲着胡杨咧开笑脸,却让胡杨觉得心底发寒“你要去反对就去吧,iSpeak会让你成为透明人的,老实说,让我的信徒把你作为恶魔杀掉也是可以的,不过我还是很仁慈的,念在你为Babel贡献了这么多的功劳上,你就孤独地终老一身吧。至于理性的信仰者和无神论者并不那么好欺骗。不过,我想你也许也知道,美国的无神论者占人口的三分之一,却比同性恋还不敢公开身份。只要这个社会的主流风气是虔诚的信仰,或者,只要让他们相信这个社会的主流风气,他们就会乖乖闭上嘴的。”

沉默。沉默。沉默。

“沉默的螺旋。”胡杨吐出这几个字。

“没错,当一个人的周围都在沉默时,他就不会挑战这个沉默了,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沉默下去,形成沉默的螺旋。”

“你难道不知道沉默的螺旋理论第一个解释的是法西斯的盛行么?”

“可是,希特勒崇尚种族清洗,而我不是。我是神,众人对我都是平等的,我将爱护众人,不会有偏颇。希特勒是将正确的方法用在错误的道路上。而我不一样,我追求和平,我是将正确的方法用在正确的道路上,有何不可?”

“你处心积虑假装死亡,再在巴别塔顶层和世人见面。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走向神坛,你还大言不惭地说什么世界和平,其实还不是为了你控制世界的野心!”

“野心并不是一个坏词,我的孩子,这个世界需要一个神。这个世界需要我。”

镜花水月

“即使你成功了,我也会立马向那些没有装iSpeak芯片的人揭露你的阴谋,我会斩断这沉默的螺旋的。”

“我的孩子,让我成为神有什么不好的呢,我会下令解除军队,取消国界。我会让贫困的人得到住所和食物,给他们带去工作。你知道么,世界上有数亿人口食不果腹,而现今的科技完全有能力让所有人都实现温饱,如果世界和平,没有了战争,没有了贫穷,没有了饥饿,我在创造伊甸园,你懂么!”乔布斯在胡杨面前激动得踱着步,描绘着人间仙境。“当然,我也不是没考虑过不装iSeak的人联合起来的问题,虽然他们会被集体性地视而不见,不过如果他们选择暴力抵抗或者蓄意破坏,我想,多造几个监狱还是能关的下的。”

“你在做梦!你所做的这一切都打着美丽的旗号,都是为了你的野心,而我也非常清楚,你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满足于一个清平安静的世界的。也许你现在是真心地为了世界和平,但当你一旦登上了神坛,你还会记得那些贫穷的人们么,你还会记得世界和平的初衷么?不!你手中那没人约束的权力会让你迅速膨胀,你会让人们为你到处树立雕像,你会的。人类的未来不应该仅仅取决于你一个人的喜好,这太疯狂,太冒险了。”

“苹果公司是我的实验田,我的统治可以引领苹果成功,你对我应该多点信心么。哦,记者上来了。”乔布斯看了一眼电梯门,门上的数字显示着电梯正在升向顶楼。“警卫,把他带到休息间吧,他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休息。”

胡杨的脸上闪过一丝微笑,“我看,需要休息的人,是您,亲爱的乔布斯先生。”

乔布斯愣了一愣,瞧着胡杨,面无表情。

“你很聪明,在Babel里封装了一个不可阅读的代码,那么不起眼,我差点就没注意到,可惜你小瞧了你部下的敬业程度啊。我一开始只是好奇,虽然不能完全明白,不过大概能猜出来,这个代码的目的是要大规模修改视觉信号和听觉信号。我当时也是赌一把,在Babel的其他地方做了些修改,以阻止我能想到的最坏的一些情况。幸好,我赌对了。我最担心的就是有人要操纵这个世界,虽然我一开始不知道是谁。不过,现在,”胡杨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乔布斯,“无所谓了。你的神仙梦到此为止了,是时候撤掉这些保安了把。”

乔布斯看着胡杨,竟然又笑了起来,“保安,把他带下去。胡杨啊,我不得不说,作为程序员,你无疑是优秀的。我读过你的代码,实在是了不起的杰作呢。”

胡杨的脸上青一阵紫一阵,“你,你已经发现我的修改了?”

“哈哈,我从来没有低估过我的手下,倒是你,太小看你的对手了,被监视了这么久竟然都没知觉。”电梯门上,数字的跳动逐渐减慢了,“保安,快点!各位,都高兴点,剪裁一结束,你们装上iSpeak芯片,我就会册封你们为圣人,替我分管一些小地方的,好啦,别哭丧着脸啦。”

“叮”,电梯门缓缓打开。

崩塌

“不许动!”从电梯中涌出的并非是带着摄像机的记者,而是全副武装的特种部队。

“乔布斯先生,由于您涉嫌反人类罪,你被逮捕了。您有权保持沉默……”

一声枪响……

……

胡杨睁开眼睛,头疼地要命,这是哪里?干净的单人间,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天花板。记者到达顶楼的时候我已经被带到休息室了,有一个保安看守着,后来发生了什么?对了,大厅里突然喧哗起来,然后呢,然后,啊,头好疼!哦,是啦,一个军人冲开了门,打倒了我身后的保安,他对我做了什么……接下来,就到了这里了。这是在哪里?

胡杨直起身做了起来,环视了四周,虽然干净,却很狭小,靠墙的马桶和洗手池更增加了这种局促感。四周出奇地安静,只有没关紧的水龙头滴答滴答地作响。窗子很高,也很小,简直有点像个囚室。墙角有一个黑乎乎的机器,没等胡杨仔细看,门外就响起一阵脚步声和钥匙声,接着,门开了,露出了克雷格那熟悉的脸庞。

“你醒啦,”看到胡杨的一脸疑惑,克雷格用手一指墙角,“我在监视仪上看到的。”

“我这是在哪里?”

“老伙计,你现在非常安全,不用担心啦。”克雷格笑道,他的笑总是那么亲切和温暖。

“乔布斯呢?”

“哦,你都昏迷三天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可真不少啊……”

“什么?!三天?”

“哦,为了能尽量不引人注意地把你转移到这里,我们可着实费了一番功夫,不过看来麻醉剂的剂量太过了,看来也是你身板太弱了点啊。”

千百个念头在胡杨脑中飞转,却越想越迷糊,越想越头疼。

“简单的说吧,你现在在军情五处的‘招待所’,你的饮食起居和安全都由我们负责。”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你?”胡杨有些语无伦次。他有太多的不解等待解答。

“好好,我慢慢说给你听。老伙计,你毕业以后就去了苹果,我呢,则在军情五处工作。经济危机以后,英国的经济一蹶不振,我们的部门一直在寻找可以让英国崛起的方法。我分管的是电子器件类,当然也能接触到iSeak的核心器件和代码,自然,我也发现了那个乔布斯封装的‘橄榄枝’。可惜,一直没有办法搞到源代码,于是我亲自到苹果工作,寻找源代码。当然,我们的目的是乔布斯类似,也是希望世界和平。不过,要知道,这样的新秩序,总是需要人来维持的,所以我们英国政府愿意为了人类的未来,背负起这个重任。”

“我明白了,你们英国佬想夺回日不落帝国的头号,统治世界么?”

“好,明人不说暗话。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特种部队在试图逮捕乔布斯时,却没提防他开枪自杀了。我们始终找不到橄榄枝的源代码,所以也找不到控制Babel的方法。现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最了解橄榄枝的人,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们合作,帮我们掌握橄榄枝的工作原理。”

“如果,我拒绝呢?”

“新闻已经报道了你的死讯,乔布斯命令保安对你下手,我们的特种部队把你的‘尸体’抬出休息室的一幕可是有很多目击者的。另外,我必须承认你在Babel上的造诣已经登峰造极,我是望尘莫及了,不过我们破译橄榄枝的决心也是很坚决的,如果没有你的话,会多花点时间,多花点钱,不过,我们也不是不能接受。就这样,不用我说得再明确点了吧?”说完,克雷格冲监视器点了点头,门开了,克雷格起身出门,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头,“老伙计,好好想想啊,我可是很期待能继续和你合作啊。”

门,关上了。

房间里回复了死一般的安静,只剩下水声,滴答,滴答。

Read Full Post »

斯芬克斯

是什么动物,早上四条腿走路,中午两条腿走路而晚上三条腿走路?

“以上就是概况介绍。具体的技术方面,就让我们有请主持开发的胡杨博士为大家简单介绍一下这个系统吧。”

镇定,镇定。两年多的开发,先后攻克了语义分析,机器学习等难关,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这一次,一定要成功。

“我想,大家应该的记得2001年的9月11日吧。”胡杨环视了一下底下的记者们,顿了顿,继续,“是的,虽然我不是美国人,但是我对这场灾难感同身受。我想,把恐怖袭击形容为现代社会和平稳定的一颗定时炸弹并不为过。如果,我们可以有一个机制,能提前察觉出恐怖分子的意图,并且提前采取措施,那么相关部门”说到这,胡杨看了看旁边的FBI发言人,“比如我们可能的合作伙伴,FBI,就可以提前采取行动,降低恐怖袭击给我们的威胁。我们开发斯芬克斯的初衷,正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简单地说来,这个系统可以通过机器分辨音频信号,也就是说让机器听懂人话,就像,就像Siri一样。”嗯,还是举个通俗的例子比较好,贝叶斯推断什么的,还是别在这种场合说的好。“如果机器判断出某个人的对话有恐怖倾向,就可以提前介入。类似的,我们还可以分辨文本信息,比如说,短信,邮件,微博,等等,同样通过机器判断,以避免恐怖行为。我们的分析显示,现代恐怖袭击,如果想达到一定规模,必须要多人合作,并且期间进行密切的交流。炸弹的制造,零件采购,计划设计,不可能一蹴而就,必定涉及到恐怖分子内部的沟通,所以斯芬克斯系统一旦使用,就相当于给国土安全上了一道安全门。”

胡杨还没有说完,下面已经有记者急不可待地举手了,“那么,胡博士,如果FBI采用这个系统,是否就意味着它可以监视监听普通人的生活,人们的生活讲没有隐私可言?胡博士应该知道布什当年以反恐为名进行的窃听被判定为违宪吧。”

哈,很好,就等着你们问这个问题呢。

“没错,没错,隐私问题是任何部门面对反恐任务时无法绕过的一道坎。而我们的这个斯芬克斯就是解决这个两难处境的最佳途径。我必须强调一点,这个凝聚了数百位计算机专家心血的系统的特点就在于,自始至终,信息截获,分析,判断,一整个过程都是自动完成的,并且数据都是严格加密的,所以理论上来说没有人可以干扰分析结果,大家的隐私完全没有被泄漏的危险。我拿起手机,和家人打了一个电话,除了我和我的家人,电话也听到了,但是你能说我的隐私遭到泄漏了么?斯芬克斯只不过是一个机器,就像一部电话一样,所以我想大家完全不必担心。”

漂亮的回答,看来FBI的采购是没有问题了,前期的投资终于要等到回报了!看看这帮记者的神情,看来应该都是被说服了。

“但是这个系统的存在是会向公众公开的,如果恐怖分子知道他们的对话会被机器分析,还会使用‘炸弹’,‘五角大楼’这样的词语么,如果我要和人一起去炸自由女神像,我就不会问‘炸弹准备好了吗,今晚去炸自由女神像’,一定会使用暗号,比如说,‘兄弟,避孕套准备好了没?今晚干翻那个婊子。’”台下一片大笑。

很好,轻松的气氛,幽默的问题,又正是撞到我枪口上,看来真是天助我也。

“这位先生,我们当然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我想你一定注意到了,我们的这个系统取名叫斯芬克斯,就是寓意它可以分辨人类语言的潜在含义。这个系统可以自己学习,通过不断的聆听,它可以掌握各类知识,并且可以实现语义的联想,就像人类一样。事实上,如果给这个系统装上一个发生器,您刚刚的那个笑话一定会让它捧腹大笑的。我们现在已经给它浏览了大量的网页信息,并且输入了常用的俚语,它的进步很快,比正常人要快多了。一个人要进入一个圈子,就必须理解那个圈子的特定文化,比如如果你到中国的论坛上看帖子,如果不知道沙发,酱油,灌水是什么意思,那么你就像是在面对一个斯芬克斯之谜,会完全无法理解里面的信息。而当你有了一定经验以后,你就会毫无困难地分辨出里面的潜在意义,这之间,所需要的是联想的能力。以往,人们认为联想只是人类的特权,现在,我们的斯芬克斯也可以办到,并且可以做的更快。它可以同时处理数万条数据流,今后也许还可以更快,也就是说,只要一百个斯芬克斯,整个美国的信息安全就可以得到保障!”

看这帮人交头接耳的样子,估计应该都能接受这个系统了。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斯芬克斯可以完全听懂日常的对话,会理解幽默和双关语?”

“没错,它可以完全理解人的喜怒哀乐。在我们的开发团队看来,它就像一个我们共同的孩子,我们平时更喜欢用‘他’来称呼斯芬克斯。事实上,我们确实曾经给斯芬克斯装上过回应系统,并和斯芬克斯交流,他笑起来非常爽朗,所以我们都认为他应该是个男性。当然,如果我们研究继续下去,只要解决斯芬克斯的反馈系统,我们有信心他可以通过图灵测试。”

“可这说来,斯芬克斯就更像是一个有思想的人,而非仅仅是一个冰冷的机器了,不是么?”

“可以这么说,我们团队的每一个成员都非常喜欢斯芬克斯,把他……”

“那么在话筒后面监听,在电脑屏幕后面监视我们的,岂不是一个灵魂!这难道还不是对隐私的侵犯么!”

“这,我觉得不应该这么理解……”

“胡博士,想想吧,你和你的女友在电话里互诉衷肠,中间有一个人屏息静听,津津有味,你难道不会觉得冒犯么?”

“不,斯芬克斯只是一个程序,完全是由一行行代码编写出来的……”

“胡博士,我问一个技术性的问题,既然你说它是一个程序,那么恐怖主义这个主题也是人为设定的吧”会场渐渐安静,见胡杨有气无力地点了一下头,这个记者继续,“那么是不是有可能,民主党为了获得竞选的成功,将主题更换成共和党的竞选策略,并在斯芬克斯上加装一个后门程序秘密接收,从而上演一出现代版的水门事件?”

“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保证数据和源代码的安全……”

“胡博士……”

人群喧嚣了起来,胡杨呆若木鸡,什么都听不见了,完了,这么多日日夜夜的辛苦,付诸东流了,一切都结束了。

……

胡杨都记不得他是如何走出这场失败的记者招待会的了,大脑一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了。所以当肩上被人拍了一下的时候,他着实吓了一跳。

“老胡,刚刚叫了你这么多下,你怎么都没反应啊”

“啊,老彭,你,怎么来这里的,我不是记得你在北京当老师的么。”

“是啊,你记性还不差,我现在在北京邮电大学教教书,这回是到美国出差,特地来看看这个老同学的。刚才的记者招待会我从头到尾都听下来了,你小子在这儿混的不错啊。”

“嗨,别寻开心了,你刚才不也听到了吧,这些记者的反应有多么强烈,不过就是一个机器在后台分析一些数据而已,就好像要他们命似得。前期的这么多投入算是打水漂了,回去我真是不好交代啊。”

“我觉得你这个研究很有潜力啊,比如说,我在网上说一句打酱油,他能分辨出我是真的要打酱油去,还是只是酱油党围观是吧。”

“这算什么,他都能听懂图森破和草泥马呢,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唉……”

“我看啊,老美就是这样,我看这样下去,在这也施展不了你的才华,怎么样,跟我回国吧,就凭你的这个斯芬克斯系统,去哪个高校不得给你一个教授职位啊。咱们是老同学,老朋友了,我在我们学校可是帮你做了不少宣传,我们校长听了你的事,可是很感兴趣呢,怎么样,来我们学校吧,待遇差不了。”

“可是,斯芬克斯开发了没人买,我该怎么对研发团队交差啊……”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刚和校长打过电话,如果斯芬克斯系统真的像你描述的那样的话,我们可以买下来。我们校长最近又接了一个项目,你的这个系统正好符合我们的要求。梁园虽好,终非久居之所,回国吧”

“月是故乡明,唉,也是,还是回去吧。对了,你们校长是哪一位?”

“我们方校长你都不知道?得,你赶紧收拾行李去吧,回头我和你仔仔细细说说”

Read Full Post »